科学研究

《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及其实践研究》简介

        孟宪平教授的专著《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及其实践研究》,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该书入选2017年全国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的公告指出:“今年《成果文库》共申报426项,有39项成果入选。入选成果政治方向正确,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具有较强的创新性和开拓性,体现了本研究领域的前沿水平。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将按照“统一标识、统一封面、统一形式、统一标准”的方式组织出版入选成果,并对入选作者进行表彰。”媒体给出的评价是:“2017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拟入选名单,共计39项成果拟入选,比去年减少了9项。每年在数以万计的社科成果中,仅精挑细选了几十项成果入围,这可谓是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极高的荣誉了!”该著作主要观点如下:

        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是关于文化力量的形成机制、作用机理和社会影响的基本立场和观点。从本质上看,人类文化发展包含着共同的轨辙和特殊的演绎,它在形式上迤逦不绝和在内容上蝉联蜕变的重要原因,乃在于文化的力量引起的。文化由强盛而至衰竭,由弱小而至强大,都是能量的聚集或流衍的过程。不论是原生态的文化还是次生态的文化,其中都蕴含着的一种能量,但这个能量的大小和方向却不完全一样。可以说,任何一种文化或观念都是潜隐或显在的力量,它可以表现为思维引导的智力行为,也可以表现为知觉影响下的特定发展。很多时候,文化或观念并非是纯粹的智力元素。在被动与主动之间,在支配与从属之间,在现实与虚幻之间,在单向与复合之间,文化表现出复杂的影响。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以其特定的语境和叙事对人类文化变迁做出自己的解释,它把文化力量放在无产阶级革命的背景中来分析,放在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大环境中来考量,放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中来评骘,显示出深邃见解和宏远期待。

        绪论部分是关于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的研究理路的分析以及本书的基本写作意向。对于已有研究成果,是学人之思和“董泽之蒲”来关照和比对的,通过总结和分析,理解学术思辨与现实需求衔接的状况,认识本论题研究对象的“所指”与“能指”,分析论题所规定的研究逻辑和研究思路,意在提升研究成果的现实价值。学界的有关研究,有予夺之思,有褒贬之说,有鉴诚之辩,他们在形态、量态、质态、对象、方法、原则、祛魅、解魅、开新等方面所做的工作,尽管在形式上未能殚其体统,但在内容上却期待辨其旨归,这是后续研究的线索和启示。本研究设定的基本目标是:把握好对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整体判识和定位,把握好对有关经典文本与历史关系的整体判识和定位,把握好对文化实践主题与话语关系的整体判识和定位,把握好对马克思主义文化研究路径的整体判识和定位。这需要在博览中提取要点,在披阅中归纳论点,在对比中显示观点,将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逻辑结构呈现出来,从中认识人类文化的发展的规律、共性和个性,并以自己的理解评说有关内容。对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研究,不可能总括万殊、包吞千有,关于文化符号、文化边界、文化型构、文化叙事、文化自信等方面的讨论,充满现实色彩并有明显“主观”意向,是个人体悟与研究的结果。但是,“体悟”不是“妙悟”,“研究”不是“终究”,尽管信心满满,甚至希望思有雅度,立言藉册,但思力有所不逮,能力有所不称,其中必有困于方法而安排不当者,有歉于才识而论说不及者。本书观点不敢说自开新路,但不愿意于拾人牙慧、蹈袭陈迹,故不自量力,絺句绘章,揣合低卬,冀求剪弃浮词、切中真谛。

        第一章是对有关的概念的厘析,是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叙事的逻辑起点,涉及文化的多元表征及概括形式。文化自产生以来就被打上多元表征的印记,因为与文化有关的主体要素和客体要素都是多元的,由于实践的多样、生活的多彩、交往的多元等,造成文化边界、文化内涵和文化叙事不断地变化,人们对文化含义的认识也在社会实践中曲折延宕。在文化静态表征、动态表征、能量表征、差异表征影响下的“创造说”、“本质说”、“交往说”、“文化说”,都是试图揭示文化内涵的叙事形式。作为特定空间中发展起来的历史范畴,体现了独特性和多元性的统一、稳定性和变迁性的统一、传统性与现代性的统一,每一对关系的调整都意味着文化概念的重新审视。“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不同民族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变迁会孕育出不同文化形式,同一民族的生活环境变迁和文化运动也造成形态各异的文化表现。“万物皆流变”,变化中的相对固定,运动中的相对静止,是人们能够审视和研究文化概念的自然基础。流溢着时间穿梭痕迹的文化元素,寄寓着空间转换印记的文化符号,保留着历史沧桑的文化充分,镌刻着现代创造精神的文化型体,都会对文化概念的“变”与“不变”产生影响。研究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需要对现有的文化概念做一个较为全面的审视,去谬衍消沉之见,用进取鸿裁之言,删铺张陈词,除陆沉之思,循规律以显史实,倡真言以明哲理,求因果之嬗递,明思想之演绎。

        第二章是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的理解维度和立论基础,其中提出的文化范畴论、文化边界论、文化符号论和文化动力论,是本书理解和研究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视角,也是认识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起点。文化范畴的影响因素包括三组要素:(1)形态、量态和质态;(2)对象、原则和方法;(3)问题、偏离和原因;(4)主体、客体和中介;(5)祛魅、解蔽和开新。文化元素的结合和排序方式不是自发的,而是由人的实践能力和认识创造决定的。文化的类型、质态和量态都是多样的,文化范畴与文化形貌、文化模式以及文化结构具有密切关系。对文化范畴的洞悉有利于确立合理的研究范式,主要是:走出非此即彼的“决定论”迷局,确立辩证的思维范式;走出刻意求全的“一统论”迷局,确立科学的逻辑范式;走出缺少内涵的“截语式”迷局,确立系统的抽象范式;走出盲目追风的“赶潮式”迷局,确立稳态的结构范式。文化符号是一种知识沉淀、秩序规定和能量积累,认识文化符号的学理意蕴、社会功能、逻辑关联、意义链接,是理解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符号形式和逻辑规定的前提,高度数字化、符号化的空间里,认识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的符号意义,对于坚持主流价值观是不可缺少的。文化边界是解释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的应有之义,文化的价值边界、思想边界和话语边界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思想的防御功能和守望意识。其现实意义在于,增强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说服力,形成高度的价值自觉和文化自觉。文化力量论与文化自信的生成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们研究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不能缺少不要的信心支撑。现实生活中,文化软实力的出场,文化软实力理念的浮现,反映出人们对文化力量的理解不断深化,这里的要点在于: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寻找文化动力依据,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寻找原动力,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从文本出发揭示马克思主义关于文化力量的运行规律,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大众化、常态化,发挥先进文化的作用;从现实出发探寻文化“软实力”转化为经济“硬实力”的路径和方法,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实践效能。

       第三章是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的叙事方式及话语转换,包括唯物辩证法规定的文化动力观的叙事方法、社会实践和现实场景决定的话语格调、生活世界中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行为在场、世界历史语境中的文化力量及人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是从社会生活的深层结构揭示文化动力的内在要素的,其话语基础、话语内容、话语环境和话语向度都包含着具有鲜活生命力的思想元素。物质生产、精神生产和人的活动及其价值,是马克思恩格斯文化动力观的叙事要点,这个叙事结构中的基本要素相互渗透,体现出理论上的承续和逻辑上的贯通。尽管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动力思想是一个不断深化的动态过程,其价值诉求却始终如一,并且随着认识的深化把人的解放和未来社会发展问题推向深入。他们用社会实践和历史生成相结合的分析范式表达了文化动力观的叙事策略,其话语目标不仅在于解释世界、认识本质,更在于改造世界、提升主体,它以社会实践论消解意识决定论,以历史生成论消解本体还原论,进而以人的解放和社会发展设定话语格调。马克思恩格斯的文化动力观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它不以说教形式放纵自己的思维,而是尽可能切中所指涉的问题,深入社会结构探寻文化的现实影响,把最本质的内涵表现在思想和语言层面上。本章中叙述的第二国际时期文化动力思想叙事的变异及质疑,是文化动力思想叙事的别样表达,是当时思想文化领域的话语变异,它既是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回应,又是对马克思恩格斯文化动力思想的叛逆。列宁斯大林文化动力思想叙事及其实践,包括对文化革命的正能量及其作用的认识、意识形态的话语畸变及其造成的负向影响。当代中国,文化动力思想的语境转换和叙事方式都有很大变化,现实生活规划的文化图景、以人为本中体现的文化力量、价值自觉的文化强国建设、传承创新中的文化力量表达。

        第四章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动力观与主流意识形态建设。意识形态的力量是统治阶级必须关注并力图将之付诸实践的事情,不论是被称为“洞穴现象”的虚假意识,还是反映统治阶级目标的意识形态,都可以成为现实社会的重要力量。乌托邦意识形态、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宗教意识形态,都曾在社会发展中产生影响。马克思恩格斯的意识形态动力观分析了意识形态的社会特征、能动特征、边界特征和一统特征,阐述了意识形态力量的群体性、独占性、意向性和相对独立性,把意识形态力量的作用途径描述为社会实践、社会教育、社会变革和制度贯彻等方面。本章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力量作用前提归结为三个方面:一是坚定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二是保持思想一致和辩证法;三是把马克思主义上升到“定理”和“公式”的高度。这三个方面影响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力量的未来走向和共产党人的意识形态建设使命,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建设及其作用,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紧密联系的,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真正坚持社会主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中理论体系,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当下的主流意识形态力量表达中,存在着散光现象、游移现象、疏离现象、自贬现象,造成价值观上有体无魂、幽魂无体、魂不附体、体魂俱失,在思想理论宣传中,话语表达的力量还不够,叙事形式的影响还不够,中国故事的讲述方式还不灵活。克服这些方面,要把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建设贯彻到党的建设的全过程,贯彻到改革开放和群众路线的全过程,贯彻到文化软实力建设的全过程,贯彻到对外传播的全过程。

        第五章是马克思主义科技动力观和当代技术创新问题。每一时代的技术发展都是人类的创新成果,每一次技术创新都是社会发展的巨大推动力。从原始社会后期科技含量极低的时代,到随着近代社会发展而出现蒸汽机时代,再到电气时代,都以不同的方式将人的创造能力展现出来。每一个以技术革新为标志的时代,都对社会发展的走向提出新的问题和假设,都对人的发展提出新的质疑和挑战,历史在充满期待和悖论中演进着。马克思恩格斯对科技力量的一般特征的分析主要体现为科技力量的一般形态、精神品格、多重悖论及其渗透功能。科学技术力量与资本的互动、社会生产、辩证思维的互动,构成资本主义生产的基本动因,也造成了一系列异化,包括社会主体异化、劳动产品的异化、交往行为异化、人和自然关系的异化。要实现技术力量的理性回归,需要正确认识科学技术力量对无产阶级历史命运的影响,正确认识造成科学技术力量异化的社会根源,辩证看待社会发展中的科学技术使命。从从“生产力”到“第一生产力”,从“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加全俄电气化”到“技术决定一切”,从“落后挨打论”到“科教兴国”,都标志着对科技力量认识的变迁和发展。中国共产党关于创新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的论述,关于“中国必须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关于通过自力更生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思路,都是对科技力量变化和现实需要的回应。大数据时代,运用科技力量加强网上思想好阵地建设,是时代提出的新课题。因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的型构模式不同于现实的领土阵地形态,其建构方式也不同于现实的阵地建设方式。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因流动性、虚拟性而呈现出软硬兼具的特征。理解网上思想文化阵地的边界特征和形貌结构,分析其理论形态,揭示其机理,深化认识网上思想文化的双重属性、变异问题及动力机制,揭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理路的基础,是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的基础和前提。推进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要求遵循网上网络文化发展规律,发挥主体的自觉能动性,正确处理网络内外的关系、网上网下的关系、国内治理和全球共治的关系以及共性和个性的关系。

        第六章是马克思主义文艺动力观与当代中国文艺发展方略。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中,文艺的动力及功能可以概括为:社会发展状况的重要标度、社会精神传承的重要方式和孕育美的规律的重要载体。文艺及其遗产的价值影响力受到社会主体认识的影响,无产阶级文艺遗产与资产阶级文艺遗产的影响力在不同时期是有差别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都要求发挥无产阶级报刊文艺的力量,这是有无产阶级报刊文艺的宣传作用、论战功能、鼓动作用和协调作用决定的。在当代中国,保持文艺力量的群众特征,构造体现中国特色和中国气派的文艺作品,是体现文艺的党性及战斗精神、人民性及唯物特征、时代性及服务方向、民族性及中国特色的重要方面。文艺话语的选择要体现导向性、娱乐性和群众性。没有导向性的文艺就像无头苍蝇,到处碰壁;没有娱乐性的文艺,就像缺少灵气的东西,难以激起人们的心灵共鸣;没有群众性的文艺,就像没有目标的东西,少了服务对象。文艺上的孤魂野鬼做不得,文艺上的孤家寡人做不得,文艺上的孤芳自赏也做不得。文艺话语的选择,要在格调上有理想,在形式上有灵活,在内容有真意。文艺工作者要有思想定力,要有意志定力,不能“著述专为稻粱谋”,不能“为学术而学术”、“为文章而文章”,而要多出精品力作;要有高尚的道德情操,不能置文艺道德于不顾,对利益“万古云霄争片羽”;要忧国忧民的情怀,不能沉醉于吟风弄月,对现实“水皱春池事不干”;要在实际工作中始终坚持信仰追求与文艺追求的统一,积极自觉地把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贯穿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中,把追求价值作为人生信仰的归趋和奉以行止的生活准则。

        第七章是马克思主义精神动力观与当下精神力量的表达,主要论及精神动力观的基本特征,包括精神动力的自觉能动性、精神动力的目的性、精神动力的动机性、精神动力的运行特征。马克思主义把精神动力的承载寄托在广大群众身上,变现为精神动力推动下的群众的历史创造、精神动力推动下的群众的社会实践、精神动力推动下的群众的力量、精神动力推动下的群众的利益追求、精神动力推动下的群众的发展愿望。精神可转化为物质,精神之花育出物质之果。马克思主义主张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把二者看成不分离的方面,这不仅承认视物质向精神转化,也重视精神向物质转化。在精神动力与时代精神的表达中,本书认为全球化时代更新了人类的精神维度,也带来了一系列的价值追问,促使当代中国在发展理念、发展道路、发展模式等方面探索创新;新科技革命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精神模式、风险程度和生命伦理,对当代中国社会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经历了“高岸为谷,深壑为陵”的巨大变迁,激发了人们对社会主义思想理论的思索。精神动力对民族自信精神的弘扬要求表现在,把握传统文化的教化和规范功能,把握传统文化辩证取舍标准,把握好传统文化的世界贡献,把握好开物成务和创新发展问题。精神动力对改革开放精神的阐扬,要求思想贴近现实,现实趋向思想,思想和现实与时俱进。精神动力的实践主体及责任包括党员干部的引领责任、广大群众的实践责任、知识分子的学术责任、宣传机构的普及责任。

        第八章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文化动力观及其思考。这一章内容不比较庞杂,就像观点汇集,其中也夹杂着本人的一些认识和评论。意识形态力量的多样化解释,包括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动力观、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动力观、人本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动力观、犬儒主义的意识形态动力观、文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动力观;对日常文化及大众文化的力量的认识,包括日常文化的力量与社会行为、文化工业和大众文化的力量、亚文化的力量和消费主义行为、文化革命的力量与文化使命、文化权威的力量及文化霸权;在理性思维与文本解释中的技术力量中,叙述了理性的力量和启蒙的力量、文本的影响及话语的链接作用、关系、接合及介入及其影响、现代科学技术的力量。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有关认识是以现代社会发展为基础展开的,这与马克思恩格斯的认识环境有很大差别,其结论自然也不完全一样。由于研究者视角多样,门类驳杂,述说不一,人们对它的评价也不一样。有点能切中要害,有的则游移外围,有的结论新奇,有的观点老套。一些研究者远离了生活实践,在书斋里发表见解,难免脱离实际,是需要注意的。